山大二院医疗队员“90后”队员郑凤杰:原来我也很胆小啊……

大众网・海报新闻济南2月19日讯(记者 董昊骞)1991年出生的郑凤杰是山大二院援助湖北医疗队的一员,小小的个头、戴着大大的眼镜,看着就透着几分可爱。到达武汉已经10天了,生活工作等各方面都已经步入正轨,但郑凤杰却觉得好像过去一个月了。她向记者坦言,第一次上阵时曾后悔瞒着父母到达前线,“万一……万一有什么万一,至少应该让他们知道我在哪里。”电话那头,传来郑凤杰略微自嘲的笑声:“原来我也很胆小啊……”

“我怎么还是像小时候一样胆小”

时间回溯到十天前。

接到医院出发的通知那天,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内分泌科医生郑凤杰害怕地躲在被窝里。“本来以为主动请战时我就已经不害怕了,没想到内心深处还是害怕的。”于是,她花了半小时开导自己,才渐渐缓过来。

“我怎么还是像小时候一样胆小。”一边嘲笑着自己,一边壮着胆子鼓励着自己勇敢迈出第一步。

2月9日,她故作轻松,憋着眼泪、带着微笑向前来给自己送行的师长同学朋友们挥手,向他们保证一定保护好自己平安归来。可是,只有她自己知道,上了车转身低头,眼泪止不住哗哗地流。“好吧,我的眼泪不值钱……”她自嘲道。

车窗外,警察同志列队为医疗队开路致敬。飞机上,乘务员哽咽着说等疫情结束时一定来接他们回家……

曾有一瞬间后悔没事先告知父母

2月10日,到达武汉后的第二天下午。

郑凤杰和同事们到达同济医院光谷院区。刚熟悉了工作环境与流程,对照着视频学习了如何穿脱防护服,没想到当天晚上就要接收病人。

并且,她很荣幸地参加了首战。

“那天的情形记忆犹新。因为我的心情是从未有过的沉重,我后悔没有告诉爸妈自己来武汉了。”郑凤杰说,父母养育了自己二十多年,“万一……万一有什么万一,至少应该让他们知道我在哪里。”说这话时,话筒中传出了小姑娘哽咽的声音。

但是,真正到了战场上忙碌起来,她反而没有那么紧张了。一晚上跟战友们一起收治了29名患者,下班时已经精疲力尽。

“妈,你猜我在哪儿?”

下了夜班休息过后,郑凤杰忐忑地拨通了家里的电话。

纠结着该怎么开口:“妈,你猜我在哪儿?”

“你……不会在武汉吧?”电话那头传来母亲迟疑的声音。

一瞬间的沉默,但又仿佛过了许久,郑凤杰故作轻松地说:“是,来了三天了。”

原以为的责备没有到来。“最近我跟你爸很担心接到你的电话,怕听到你要去支援武汉的消息。”郑凤杰的母亲叹了口气,“没想到这一天还是来了。既然国家需要,只要你想去,我跟你爸都会支持你,但是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……”

得到了家人的支持,郑凤杰心情畅快了许多,“虽然还是怕怕的,虽然连什么时候能回家都不知道。”

武汉的花儿开了,春天快要来了

连着上了两个夜班后,郑凤杰终于迎来了一个休息日。

她翻出去年夏天到武汉旅游时拍的照片,感慨万千。那时的武汉还是一片热闹繁华,跟同学一起去了黄鹤楼、博物馆、长江大桥、步行街,坐了轮渡,吃了热干面和一种长长的饼。“那种长长的饼非常非常好吃,至今我都怀念那个味道,但是忘了叫什么名字了。”郑凤杰说,自己经常跟同学说,下次她到武汉时,一定要再去吃。却没想到,再次到武汉竟然是在这种情况。

17日早上等班车时,郑凤杰在酒店楼下的小公园里发现了盛开的小黄花。“真的太惊喜了!”她说,前几天风雪交加气温骤降,现在积雪刚刚融化,没想到花儿还能开得这么艳!

“我自认为不是一个感性的人,此时此刻却忍不住思绪万千:是春天快要来了吗?你看花儿都开了呢!”郑凤杰说,现在的她,每天是医院和驻地两点一线。上班时从容镇定穿上防护服进入病房与患者沟通交流,下了班洗澡消毒吃饭睡觉报平安,生活忙碌而有序。

虽然仍旧是刚走出校园两年的小大夫,经历了这次疫情的战场,她感觉自己的内心强大了很多。“盼着疫情结束的那一天快快到来,我要穿上最漂亮的衣服,走遍济南的大街小巷!”

郑凤杰曾吃到的不知名字的武汉美食,至今仍很想念饼的味道。

17日,郑凤杰等班车上班时,看到了一束花儿绽放了,春天快要了吧。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